娱乐世界进行网络的欺凌

2019-09-25 02:23 娱乐世界注册

吴秋北:工联会在修订逃犯条例中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特区政府去堵塞这个法律漏洞的,反对派对此一直怀恨在心。整个“反修例”的过程中,每一个支持整个特区政府、支持警察的团体、个人,他们都会去针对、打压或是冲击。

《环球时报》: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下发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通知,有人说这给了深圳一个新的发展定位,但可能会危及到香港的地位,您怎么看?

贫富悬殊的问题,工联会一直在让政府在劳工政策、收入分配、税收以及养老等方面有一些大的动作,能够最后让打工仔基层分享香港发展的成果,有更多的像内地所说的获得感、幸福感。

《环球时报》:香港警方一直受到反对派的无端指责,您是否觉得香港警方的行为已经是很克制了?

吴秋北:毫无疑问带来了很多的不便。一方面是社会秩序、生活上、交通上的不便,另外是对整个经济的打击,特别旅游、餐饮、酒店、零售、运输、物流这些行业基本上打击一大片,营业额减少了30%到40%。有一些个别的,包括我前些天去过的一家眼镜专卖店,营业额减少了60%。

工人俱乐部是我们工联会在1958年通过工友们捐款筹款直到1964年建成的。当时有的工友一捐捐出了自己一两个月的工资,可以说是我们工联会成员用自己挣来的血汗钱建成的这样一栋大楼。

那些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的人用黑色喷漆涂抹的同时还有其他人拿雨伞把他们挡住,可见他们是有预谋的,知法犯法,这是对法治的挑战。这些真正的暴徒还用港英时代的口径来形容1967年工人们的反英抗暴,这是可耻的,是与工人为敌。

工联会的工人俱乐部

很多人说,反对派们在搞黑色恐怖,因此也有了一种寒蝉效应,有一部分民众是敢怒不敢言,这种情况下社会正气就彰显不出来。正气不彰、邪气就盛,所以我们还是要凝聚正气。我们做了好多集会,想要把这种正义的声音凝聚起来放大出来,让民众敢于对这些暴徒暴力说不。我相信香港的主流民意,还是想要有一个安定、有法制、有秩序的一个生活。

当然,会有一部分自我感觉优越的香港人就会有一些看法了,觉得将来深圳发展好了,香港的位置就会边缘化。真成了这样其实也是因为香港自己索取的,自己没有去把握发展的机遇。粤港澳大湾区给我们的机遇定位也是很好的,但如果香港自己搞内乱,不把握机遇发展怪不了其他的,不能怪深圳,也不能怪国家。

 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资料图)

工联会因支持特区政府修例而被怀恨在心

正气不彰邪气便盛,我们就是要凝聚正气

《环球时报》:反对派要求撤回暴动定性、不指控违法人士,您觉得他们的诉求合理吗?

在土地上面必须要更加积极地去找地、觅地来建更多的公营房屋提供给轮候的人。现在轮候的人有30万、40万,以前的轮候时间是三年,现在已经增加到五年,这个情况是必须要去改善和解决的。

尽管香港有现在这些“情况”,中央政府都一直在很大力度地支持香港的“一国两制”,面对内地的发展,我们也不会停步。

无论是他们现场的指挥,还是网络上的操作,都能看到他们通过telegram、连登等网络社交媒体平台来动员。他们要搞的有着很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甚至恐怖主义苗头,民众必须要认清楚这个事情的本质。

《环球时报》:工人俱乐部本身和反对派的所谓诉求并没有直接关系,他们为什么会来冲击工人俱乐部?

《环球时报》:目前这些游行对于基层工人的影响是怎样的?

《环球时报》:您对于反对派自称没有“大台”(幕后指挥者)怎么看?

第二个暴动定性不是特区政府说了算,而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说了算,也就是说,有一些人犯的暴动罪就必须要有相关的法律来控告他,这个不是什么定性的问题,这是法律的问题。此外要求犯了法的人不被检控更加荒谬,要求马上释放犯罪分子,这是明显地违反法治。

吴秋北:现在深圳的GDP已经超过香港了,内地给予深圳的这种定位其实是配合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作为考虑的。中央给予了深圳更多的任务并给予了政策上的支持。

吴秋北:这些示威者他们一方面是要求有各种的自由、政治民主,但是他们所示威之处、占领之处所展现的都是他们的暴政专政,一个地方有不同的声音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压。民众如果还是沉默的话,只会更加纵容这些暴徒。所以我们必须要谴责,只要有人喊出第一句,肯定会有其他的民众呼应,这样暴徒们的气焰就不会那么张狂。

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资料图)

吴秋北:特区政府一直想要跟相关人士去对话,但反对派他们搞的所谓无“大台”,也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想沟通。每一个想要出来沟通的人反而会遭受他们的攻击,说 “你不代表我”。这也是政府现在非常困难的地方,想要对话却对话不成。

他们还要求成立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这其实也是为了针对警察、瓦解警力。一面搞着颜色革命,一面说要查警察,这是狼子野心。成立了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他们就会不断的去传唤警察,这样会导致警方无法执法。

而这些反对派暴徒竟然无耻地说这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特区政府的问题,他们号称只有整个经济瘫痪了,特区政府才会知道痛,才会成全他们的诉求。这个是完全把香港整体利益、打工仔的利益置于他们的政治或者暴力的一个牺牲品当中。要追求“自由”却把其他人的自由牺牲掉,这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

吴秋北:香港的深层次经济结构上的矛盾,垄断资本所导致的贫富悬殊对于这次的风波起了很大推波助澜的作用。民众对于政府有不满的地方就整个卷进去,说明这些深层次的问题很容易令一些政治议题燃烧起来,这是特区政府需要正视的问题。再加上外部势力的渗透,内因加上外因就成为了这次的运动风波。

南京市娱乐世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绿地启航国际二号楼1105

售前热线:4008-688-688

邮箱:47150635@qq.com